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晓玲的博客

 
 
 
 
 
 

<卢作孚之死>第20章(3)

2009-9-11 22:16:51 阅读6314 评论8 112009/09 Sept11

 

困惑

 

卢国维在自己的晚年痛心地写道:

“如果我们当时在重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卢子英也说过,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参加土改,在重庆常与二哥见面谈谈,二哥也不至于如此。[1]

卢国纪说,当时西南煤炭工业局局长兼天府煤矿公司公股代表孔勋与父亲交往甚笃,原约好在2月8号那天下午来看父亲的孔勋到西南军政委员会开完会后,却忘记了这个约会。他认为,如果孔勋那天没有爽约,会见了父亲,父亲也不会出事。

卢国纪在重庆天府煤矿工作,距离市区的家仅五十公里路程,却是在父亲去世的第三天,即2月10日的下午才由矿长通知他父亲去世的消息。这又是为什么呢?要知道,那个地区的电话线,在1928年就已架设,那是卢作孚北碚建设的最早成绩!

如果蒙淑仪在第一时间拨打的是她所熟悉的仁济医院的电话,如果仁济医院放射科专家左立梁能及时赶到——左立梁从30年代就任北碚地方医院院长多年,是卢作孚北碚建设事业的重要同志,也是卢作孚好友。抗战胜利后,左立梁赴美学习,成为放射专家——后来左大夫得

作者  | 2009-9-11 22:16:51 | 阅读(6314) |评论(8) | 阅读全文>>

<卢作孚之死>第20章(1)

2009-8-4 9:02:14 阅读5148 评论2 42009/08 Aug4

 

第二十章

                           自杀

             

    【本报讯】民生公司民铎、民恒于2月5日与8日,相继被特务有意识破坏后,总经理卢作孚忽于8日晚自杀,内情未明,政府正竭力侦察中云云。

 

——重庆《新华日报》,1952年2月13日

 

公股代表“引火烧身”

 

1952年2月8日,这是卢作孚生命中最后的一天。为了弄清楚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2007年6月14日上午,我和李肇基的儿子、华中师范大学

作者  | 2009-8-4 9:02:14 | 阅读(5148) |评论(2) | 阅读全文>>

<卢作孚之死>第19章(1)

2009-7-31 11:58:03 阅读4830 评论1 312009/07 July31

按:在财经网上有我参与的关于卢作孚之死的争议,想多数网友没看到在此之前已在朋友们之间传的<卢作孚最后的日子>,这是编辑将<卢作孚之死>中的第19章20章,略作补充编成,还加编者按.在一些网站上能找到.现在贴此的只是有关章节.

 

 

第十九章

    最后的日子

 

我自问不是想当资本家来搞企业的。

 

                            ——1952年2月6日卢作孚检查记录

作者  | 2009-7-31 11:58:03 | 阅读(4830) |评论(1) | 阅读全文>>

<卢作孚之死>开头

2009-7-28 10:18:26 阅读3857 评论8 282009/07 July28

 

开头:

有欲之君者,其问诸水滨

 

                      写呵,你不写有罪

 

  从我们繁华喧嚣的重庆城区沿嘉陵江上行,江水渐行渐清,山林越看越绿, 45公里后,便到了漂亮的园林小城北碚。北碚市街之间有一北碚公园;公园最高处,有一作孚园;作孚园里,有一尊卢作孚的白色石雕坐像。

卢作孚一生走过许多地方,但他最爱此地。这是他的亲爱的北碚,花园一样的北碚,举世闻名的北碚。他开发建设了北碚,他生前却决不允许用他的名字命名这里的任何一座建筑任何一个地方,作孚园的命名,是后人的意愿,作孚园不大,也不豪华精致,是私人捐款建成,建园时间是1990年,是一种很民间的真心纪念。

雕像后面的石壁上,凿刻着卢作孚最好的朋友晏阳初撰写的文章“敬怀至友作孚兄”,全文如下:

 

  我一生奔走东西,相交者可谓不少;但唯有作孚兄是我最敬佩的至友。他是位完人,长处太多了,只能拣几点略述。

作者  | 2009-7-28 10:18:26 | 阅读(3857) |评论(8) | 阅读全文>>

从一个沉重的话题开始

2009-7-17 10:07:16 阅读1159 评论2 172009/07 July17

        网易编辑邀我在此开博,感谢盛情。前日的博客是编辑贴上的吧?看来大家对卢作孚先生自杀真相确实关心。各位网友,咱们就就从这个沉重的话题开始?

        2008年夏,我完成了二十余万字的《卢作孚之死》初稿,四川作家冉云飞为书稿作序,并将序文《世上已无卢作孚》之一部分贴在他的博客上。9月2日,卢作孚的一位亲属便要求我,此书“不出版,不上网”。这位老人当时还说,要是拿出去了,会有人批判你的!他强调,党是爱护民生公司的,(卢先生的死)就是童少生扣下了1000亿贷款的电报!这话让我非常惊讶。从来,我都没有在他面前隐瞒过我的基本观点,他还记得前两年我对这个电报的存在就有怀疑。但是,他毕竟没有看到我的书稿呵!虽然我并不能认同

作者  | 2009-7-17 10:07:16 | 阅读(1159)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曾任《红岩》文学杂志副主编。著有小说《独生女》、散文集《宋词有魂》、历史纪实《卢作孚的梦想与实践》。现为民生公司研究室兼职研究员。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